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王牌六肖王中王论坛 >

中国女性文化论坛

发布日期:2019-08-31 10:41   来源:未知   阅读:

   首都师范大学中国女性文化研

   究中心主任

   陆卓宁

   广西民族大学艺术学院院长

   经政法大学、三峡大学和湖北日

   报传媒集团

  嘉 宾:张凤 陈瑞林 王艳芳 洪淑苓

  2015年9月2日,蒙自火车站进站口,昆明铁路公安局开远公安处蒙自站派出所的查缉民警正依序核查进站旅客身份和车票信息。

  马峰古大勇胡德才袁勇麟

  尊敬的大会组委会、尊敬的来自海内外的学界前辈、专家学者朋友们,大家好!今天我们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相聚,参加“第十六届世界华文文学国际学术研讨会”,举行“世界华文女性文学论坛”。受大会的委托,今天下午的论坛由我和广西民族大学艺术学院陆卓宁教授共同主持,论坛的主题是:多元文化语境下的冲突与融合。因为时间有限,所有递交论文的专家学者没有办法一一发言,我们世界华文文学学会女性文学委员会,就从提交的30多篇海外女性文学研究的优秀论文中,兼顾学术、地域、性别差异,筛选出8个话题作为论坛的主要演讲内容。下面请8位主讲嘉宾上台来,下面论坛开始。

   改变华文文学史生态谱系的大师夏志清与张爱玲

  在多元化的世界华文作家文坛,夏志清和张爱玲这两位先生改变了我们的华文生态体系。夏志清教授于1961年3月在耶鲁大学出版了《现代中国小说史》,把张爱玲和鲁迅、老舍、钱钟书等量齐观,他甚至用了比鲁迅还要多一倍的篇幅来描写张爱玲的成就,他认为张爱玲的《金锁记》是中国自古以来最伟大的中篇小说,张爱玲的短篇小说与英美才女曼殊菲尔、安泡特等人的作品相比甚至还要高明一筹,从而使张爱玲的小说首度得到刮目相看。他后来甚至也说过,所有人都应该读张爱玲。因此,张爱玲个人地位的确立是夏志清先生首度发掘的。

  我于1980年代认识夏志清先生后,通过书信、口传等方式了解到许多关于张爱玲的不传之谜。反复磨勘研读夏先生印来的张爱玲亲手打字的履历表三张(曾寄交庄先生,又寄夏先生),深感这文献稍能弥补张爱玲在哈佛女校和美国的后半生事迹,特再征得夏先生同意公诸于世。

  对张爱玲与哈佛接壤的芳踪,经夏先生短短一句话﹕“张爱玲曾在哈佛赖氏女校-瑞克利夫学院。”寻觅之后,自然也将周折的查访所得﹕女校中稀罕的蓝点档案仅得八行书写一张小目录卡[赖雅太太1941年在港大的教育被战事中断,从此译述不断,有两个短篇小说集和散文等无数中文作品,赤地之恋及秧歌两部英文小说都成于1955年,现致力英译19世纪海上花列传,与她的作家先生居于剑桥…… 再发现她那两本亲笔字迹和签名赤地之恋怨女英文版北地胭脂。] 领路去追寻在女校中留下的一昧东方灵明——张爱玲故居——兜过夏日屡有音乐吟唱的朗费罗宅院,并遍访相关人物﹐但是因为她不轻易见人,难﹗

   自从张爱玲受到重视后,港台大陆作家诸如王安忆、朱天文、苏伟贞、苏童、须兰、亦舒、李碧华、钟晓阳、118kj开奖现场开奖记录录一一,黄碧云都不同层次地受到张爱玲的影响。这样一个改变,改变了整个世界华文文学史的生态谱系。

  冲出中国当代文学的精神困境——试论海外“三驾马车”对当代华语文坛的现实意义

  陈瑞琳:纵观中国现代文学史,那种波澜壮阔的文学气象是真正意义上的“新”。大多现代作家都深受西方文化的洗礼,同时又都具有着深厚的国学功底,这才诞生了如鲁迅、茅盾、巴金、老舍、曹禺、林语堂、张爱玲、沈从文、郁达夫等等的大家。而进入当代的中国作家,不仅对西方文化的渊源陌生而却步,传统文化的根基在他们风雨飘摇的成长时代也只能是表层的记忆。中国的当代文坛在外人看来就好似一个巨大的浅水池塘,水草摇曳,却无法养育出大鱼或巨鲸。

  从微观看,风起云涌的“新时期文学”到了1990年代,骤然间完成了它线性发展的轨迹,浅尝辄止后仿佛一夜间失去了自身原有的强大动力,陷入了一种困惑和疲惫。于是,整体的繁荣局面开始消失,呈现出一种无序的浮躁和凌乱。这一时期的创作在精神上的特征普遍被认为是表现苦闷,艺术上也呈现出“平淡”甚至“通俗”的压抑,虽然也时有零星的佳作问世,但已经很难诞生出博大深沉的世界性文学力作。中国的当代作家,好像是竞技场上体力不足的赛者,在起跑的冲刺之后,无奈地表现出一种懒惰和自卑,创作者既缺乏继续向西方文化学习的勇气,也缺乏审视自己传统的魄力。

  《删一阿含经》中讲到:“须摩提女手执香火上楼,向如来说偈日:‘唯愿尊屈神,尔时香如云。正在空中餐满祗洹,住正在如来前。”阿难白世尊言:‘此是多么香?’尊曰:‘此香是佛使’。”《僧史略》中说:“香也者,解秽流芬,令人乐闻也。香为自信心之使也。”

   历史性的2009年,一个对中国当代文学意义深远的事件发生在广东省的中山,美国华文作家严歌苓、加拿大女作家张翎共同荣获了建国六十年来第一届的“中山杯华侨文学”的大奖。也是在这一年的年底,中国的《人民文学》杂志推出了“新海外作家”专号。 这股“新海外文学”,发端于上世纪的八十年代,滥觞于九十年代,成熟于本世纪初。在经历了近三十年的沉潜磨砺之后,从早期的“海外伤痕文学”描写个人沉沦、奋斗、发迹的传奇故事,逐渐走向对一代人历史命运的反思,以及对中国百年精神之路的追寻,进而在中西文化的大背景下展开了对生命本身价值的探讨。在这一派盎然生机中,特别是严歌苓、张翎、虹影这“三驾马车”对当代文坛的贡献具有着突破性的现实意义。

  王艳芳:《文学史视野下两岸四地女性文学整体观》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界就已获得“整体观”的文学史学术视野和思维框架,但遗憾的是,迄今为止,多数中国现当代文学史著中的台港澳文学部分不是文学史叙述中末尾一章的点缀,就是章节编撰中类似于补丁的强行安插,学界致力颇多的是中国现当代文学史在时间上的打通。

  我希望能着眼于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书写和研究的瓶颈状态,以近30年两岸四地的女性文学为切入点,进行文学史意义的时间、空间和文化贯通性上的必要追问、发掘、还原、揭示、辨析和论证,为方兴未艾的台港澳文学研究、日益成熟的女性文学研究、不断深入的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书写以至世界华文文学整体观的具体实施进行有益的尝试。

  1980年代以来,大陆、台湾、香港、澳门的女性文学都取得了长足的发展,涌现出大量的女性文学作品,活跃着众多的女性文学作家,在女性书写主题和形式上的创建有目共睹。但由于历史、政治和文化等方面的原因,近30年两岸四地的女性文学在发展步调、主题表现以及叙事策略方面不尽相同,于隐在的文学发生根源和内在发展肌理上,还存在着可供深入发掘和探究的诸多相关甚至共同之处。从女性写作发生学的意义上追溯并离析近30年两岸四地女性文学对五四女性文学传统的承继、对西方女性主义思潮的接受,以及在大陆、台湾、香港和澳门各区域多元文化相互交流和影响下女性写作的发展流变,是进行文学史视野下两岸四地女性文学整体观的客观依据。

  诚然,由于文化土壤和话语形态的差异,两岸四地的女性文学对西方女性主义的接受时间、接受方式和接受程度或许有所不同,但在女性写作的主旨追求上却相当一致:在追求性别平等的同时强调性别的差异,以身体的书写建构性别文化,并以越轨的笔致、越界的性别书写来传达更富深意的政治、文化、族群和历史的权利或象征。因此,两岸四地女性文学表现出相对一致的主题形态、文化诉求和叙事策略。

   需要强调的是,近30年两岸四地女性写作在一个共同的时间和空间里遇合,并以不完全相同的状貌分别发出了中国女性主义文学的声音,其所拥有的相同或相似的文学源流,彼此之间的交流影响和互动使之成为异质同构的不同侧面。不同的政治文化语境孕育了不同的文学内容和形式,近30年两岸四地女性写作在主题形态、文化诉求和叙事策略上各有侧重,但其女性之经验主体、思维主体、审美主体和言说主体始终在场,并在频仍的文化交流中互相影响的同时,保持着各自鲜活的文学多样性。

   洪淑苓:台湾女诗人尹玲颇为生动的生命迁起和人生轨迹是非常适合阐述文化流动、融合对于女性生命的影响。出生于1945年越南的尹玲在战争的残酷压迫下辗转求学于台湾,法国。在那个充满战争血腥与惊恐的年代,法国侵袭越南的伤痛记忆,家破人亡的悲戚和流离失所的孤寂愈发累积成其生命中的某些历史符号,也形成了尹玲诗作中无法磨灭的历史创伤和印记。在其早期作品中,大量的“战争”“漂泊”主题书写让我们看到了一位女性生命的悲戚与记忆的伤痛。文化的流动带给尹玲的是一种自我迷失,痛苦追寻的过程:生命处在永久的漂泊与无终点的凌乱之中,永远找不到生命的依归点,故乡和异乡的归属渐行渐远。时间浮沉,在此之后,她所要接受的是更为清冷的漂流意识的觉醒,是对这种漂流意识的承认。也许,在其后期作品中,我们较为欣喜地看到了尹玲关于“饮食”主题的诗歌创作,抒发其对于饮食的喜爱记忆和想象。然而,在其抽空痛楚,尝试乐观的表达背后,我们依然可以看到文化的流动在一位女性身上影响的痕迹和内心煎熬,内心的迷离是永无止尽的。这就是多元文化对于女性个体生命的冲击与融合,这也是一位女性对于生命的最终关怀,以其最博大的襟怀和乐观在其文字中去尝试寻找到内心世界与外在的融合。对于女性,诚然,以一个非常单薄的生命去承载一些家国的、历史的甚至是政治意识形态符号是沉重的。女性往往会去承载过多,但她们的生命、情感却无法保障。

  张凤女士她认为,在多元化的世界华文作家文坛,夏志清和张爱玲这两位先生改变了我们的华文生态体系。张凤提出的“华文文学生态谱系”这一概念,在华文文学理念、研究方法和历史方法上都具有重要意义。陈瑞琳女士站在理性高度和宏大视野上,冷静、清晰地对中国当代六十年文坛和文学发展进行了回顾和反思。她提出了困惑当代众多文学工作者的共性问题:在世界文学格局中,华文文学应该怎样与世界文学对话?王艳芳教授提出的“两岸四地女性文学整体观” 的研究概念具有前沿性的史学意义。洪淑苓教授更多倾向于从感性抒发和带有深切悲悯的眼光,以一位笔名为尹玲的台湾女诗人颇为生动的生命迁起和人生轨迹来阐述文化流动、融合对于女性生命的影响。

  张翎的小说世界多彩多姿,令人流连忘返。在这里,东方与西方错综交织、历史与现实紧密勾连、精神与物质互相撕扯、情感的创伤和理性的思考相伴相生。

  在张翎的前两部长篇小说《望月》和《交错的彼岸》问世后不久,就有评论家称她是“海外女作家中少有的善长在小说结构的高手。”再加上随后的《邮购新娘》和《金山》,可以说,张翎的长篇小说在内容上是一部比一部厚重,结构上一部比一部繁复。

  对于张翎来说,一方面,地理位置的阻隔给她的文学创作提供了一段合适的审美距离,使她的书写更加从容淡定,也有了更多理性的内涵;另一方面,作为对“小说是说故事”有着高度自觉而又对历史有些着迷的张翎,这种从国内到国外的双重人生经验使她的小说在构思时就有了一种独特的视角,结构上体现为一种巨大的时空跨度,人物关系则错综复杂,气势上就有了几分恢弘和大气。读张翎的小说,总能让人感到一种新奇和意外,原因就在于她独特的视角、别出心裁的构思、横跨中西贯穿百年的恢弘与厚重以及一个个意蕴丰厚而又引人入胜的故事和古典韵味与现代气息相交融的典雅细腻的语言风格。其中《望月》和《邮购新娘》分别以主人公名篇,望月和邮购新娘江涓涓也是整部小说众多故事的引线,是小说结构布局的主干,这两部小说所叙述的跨越百年牵涉中外的新人旧事爱恨情仇都与她们直接或间接相关,都因她们而串连起来,这种结构可以称之为“串珠式”结构。《交错的彼岸》和《金山》则分别以小说中的两个次要人物新闻记者马姬和社会学教授艾米对一起华人失踪案的调查采访和对一座古旧碉楼的探访溯源为线索,失踪案的主人黄蕙宁和碉楼的主人方得法才是小说的主人公,小说随着调查采访和探访溯源的深入,引出了关于主人公及其家族以及相关人物跨越百年从国内到国外的人生足迹、情感波澜和命运浮沉,小说的结局是黄蕙宁失踪案的水落石出和碉楼主人百年传奇故事的浮出水面,而作为小说引线人物的马姬和艾米也随着主体故事的结束而与自己心仪的伙伴走到了一起。小说在形式上构成了一个完整而又完美的封闭系统,这种结构可以称之为“封套式”结构。

   张翎小说除了艺术结构错综繁复、具有巨大的时空跨度和史诗般的追求外,女性心理刻画的细腻、人性内涵的深刻解剖以及语言风格上古典韵味与现代气息的交融也是其艺术成就的突出表现,值得深入探讨和仔细品味。

  古大勇:朵拉的创作涉及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广播剧等诸多领域,但小说是她最钟情的文体,在小说里,她又特别倾心于短篇小说和微篇小说创作。她自1983年出版第一部小说集《问情》以来,笔耕不辍,相继出版了10多部小说集。总体而言,朵拉的小说大都是以爱情婚姻家庭为题材,逼真冷静表现了现代社会中男女爱情和婚姻中呈现出的林林总总的“众生相”。

  朵拉的小说告诉我们,女性往往更注重爱情本身的质量和内涵,更注重爱情的诗意、浪漫和幻想,更注重对爱情的保鲜、经营与创新。而男性在这方面远远不及女性,由此产生了男女两性的错位并造成悲剧。朵拉的小说多表现出女性对爱情的痴情、专一和忠贞,对爱情始终有“飞蛾扑火”的执着态度和自我牺牲的精神。而小说中的男性对爱情的态度很多是逢场作戏、不负责任、善于欺骗、喜新厌旧、见异思迁、充满着功利色彩。

  朵拉的小说对婚外恋尤为关注。一方面,她并不赞成婚外恋,主张男女回到忠贞的婚姻里来。另一方面,朵拉对婚外恋并非一例采取谴责的态度,而是采取辩证的双重立场:她判断婚外恋的标准不是世俗的道德原则,而主要是看这种婚外恋关系中有没有真正的爱情。

   朵拉小说表现了女性对两性平等、对自我人格尊严和自我独立意识的执着追求,张扬了一种以平等、独立和和个人价值观为内涵的现代女性人格。她们拒绝做男人和家庭的附庸,非常珍惜自己的事业和职业,因为这是她们实现自我价值的社会基础和经济基础。朵拉以一种同情式的立场写她们的失恋的痛楚和忧伤,但更赞赏她们在失恋中维持女性的独立人格和自我尊严,赞赏他们在逆境中独立自主、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朵拉曾说她从1986年“开始对女权意识觉醒”,但朵拉的女权意识并非意味着她张扬一种女性一元独尊的性别秩序。她呼唤的是两性平等、两性和谐相处的女权主义,而不是两性对立的激进女权主义,朵拉的女权主义主张其实接近于“自由解放的女权主义”和“走向性属融容的女权主义”。前者主张建立社会公正,争取两性的机会平等,获取女性的生存与发展的自由,最终走出性属差别,通过人道主义的公正而获得解放。后者主张不要为了突出女性性别权力,剥夺男性权力或把男性“踩在脚下”,而要超越男女性别的对立,实现男女合作和性属融容的局面,以和谐合作的方式促进人类社会的发展。

  马峰:袁霓的小说创作情理兼备,爱情、社会、亲情交响协奏,情中寓理,理中含情。既有个人心路历程的内在透视,又有关心人情百态、社会疾苦的向外视野。她具有浓重的现实情怀,不仅观照华人生存状态及心理,也对印尼社会现实、族群和谐以及下层小人物进行审视。她对小说的语言及形式要求严谨,自然流畅的叙事中略显沉重,细腻含蓄的语言中凸现质朴,跌宕起伏的情节中蕴蓄深刻。

  2010年6月微型小说集《失落的锁匙圈》面世,分为爱情篇、社会篇、亲情篇。其中,“爱情篇”宛若情爱万花筒,恋人、夫妻、情人都粉墨登场,幻想、隔阂、虚伪皆暴露无遗。袁霓的创作以情见长,其爱情描写细腻中凸现深刻,忠诚与背叛、虚假与真挚、辛酸与慰藉相交织,编织出爱的迷网,多声部共奏出情感的交响乐。运用精雕细刻的笔法,寓理于情,描绘出真假善恶交融的“爱情辩证法”。同时,她善于挖掘人物内心的细微处,她对爱情中女性心理的把握尤其出色,对情感纠葛的呈现出神入化。

  “社会篇”入木三分的雕刻善恶众生相,一针见血的抨击社会弊病,或点名道理,或引人深思。袁霓以警世之言惩恶扬善,不乏悲天悯人之心;以幻境之语讽喻现实,足见济世救人之切。她善于将上层社会的伪善与下层社会的辛酸对比,善于以小题材见大道理,善用讽喻手法发人深省。

  “亲情篇”运用细腻的笔触勾勒亲情的酸甜苦辣。亲情,集个人心路历程与集体伤痕记忆于一炉,有家庭辛酸的情感抒发,有现实社会的伤痛苦难,有人生命运的清醒反思。袁霓的亲情浓郁厚重,以广阔的视野着笔,以历史的记忆为底色,以社会的现实为主色调,以人生的苦难为配色,以悲天悯人的笔调描绘出一幅幅富含印度尼西亚本土特质的图景。

   袁霓的微型小说创作题材广阔,艺术手法新颖别致。爱情宛若复调音乐,多声部共奏爱的交响乐;社会恰如炽热熔炉,铸炼涤荡心灵的多棱镜;亲情好似生活佐料,搅拌酸甜苦辣的五味瓶。爱情、社会、亲情的主题包罗万象,既有贴近印尼大众生活的本土气息,也有跨越民族、国界对人类生存状态的普遍观照与反思。对个人情感的深入体现了女性的细腻,对社会人生问题的关注展现其目光的深邃。读她的微型小说,如品一杯绿茶,清香令人陶醉,苦涩耐人回味。

  袁勇麟:张爱玲以其奇谲的创作风格、独立的思想意识、张扬的个性主体等鲜明的特征而在文坛上占据着特殊的一席之地,并始终吸引着一代又一代研究者关切的注视。张爱玲研究经过上世纪四十年代社会各界的热烈关注,五六十年代海外研究者的高度肯定,八九十年代大陆学界的重新发现,直到如今二十一世纪媒体传播的普遍推广等历史过程,可以说已经形成了一个相对独立的研究领域。在这样的前提下,我检索了近十年来的硕、博士论文,其中博士论文几十篇,硕士论文将近300篇。从近十年来张爱玲研究的硕博士论文来看,又发现存在的许多问题。

  很多学者从文本角度切入,通过对张爱玲作品的仔细解读,分析张氏文本的人物塑造、意象经营、比喻设置、情节结构等具体艺术风格的技巧层面的文本分析。这种研究方式是解读张爱玲最直接的方式,但是它局限于作品表层意义的开掘,可拓展和深入程度有限,阐释的空间相对比较狭小等问题。

  其次,采取文本研究的透视方式,即通过文本细读,穿透技巧层面,深入把握文本内部蕴含的文化意义和历史含蕴,特别是对性别意义的生发,得出她“对两性关系的深刻而清醒的审视,筛漏出现代人尤其是现代男性的自私、功利、冷酷与悲凉”男权文化批判和“从女性主体的视角出发去观察、体验和审视女性日常生活的情感、欲望和生存”的女性生命体验。然而必须指出的是,大部分性别研究者得出的都是类似这样的结论,并没有什么新见。

  手术前,刘薇让女儿去鼓励爸爸,女儿说,你们这夫妇太搞笑了,爸爸也告诉我让我鼓励妈妈呢。

  在创作主体研究方面,从不同面向进一步深入张爱玲生命内宇,从而破解张爱玲奇谲瑰艳的创作魅力的密码。我们在肯定这一研究方式的同时,也有必要清醒地意识到,一切深入主体生命的研究必需建立在扎实的史料收集整理和文本细读深究相结合的基础上,只有这样,研究得出的结论才能最大限度地接近主体的真实状况,以免出现理论先行和贴标签等情况。

  胡德才教授深入剖析了张翎小说的结构艺术。他认为,张翎是北美新移民文坛的一位风格独特、成就斐然的女作家,尤其是在长篇小说领域成就卓著。他归纳总结出的巨大的时空跨度、错综的人物关系、繁复的结构形式、“史诗”意蕴的追求,这四点是构成张翎小说艺术上的重要特色。古大勇博士以朵拉一系列爱情婚姻家庭小说为研究对象,重点阐释了朵拉小说对于男女两性关系的独到理解。马峰以印尼女作家袁霓的微型小说集《失落的锁钥圈》为例,爱情交响乐社会多棱镜亲情五味瓶三个方面分析其情理兼备的创作魅力。袁勇麟教授采取肯定与批判的辩证态度,从文本研究和文化研究两方面入手,以文本研究、主体研究、女性主义研究和文化传播研究等多方面为考察对象,对近十年来硕、博士论文的张爱玲研究成果作总体分类和理论层次、程度评价。

  非常感谢众位主讲嘉宾的精彩演讲。世界华文女性文学写作和研究任务任重道远。女性文学如何建构历史,如何超越自我,如何处理好海外各种异质文化的关系,如何处理好各种女性主义的关系,处理好和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处理好自我与男性之间关系,重新建构当代世界华文女性文学研究学术框架,需求更宽阔的视野和更深入的探究。建构一种融入人类大文明、人类终极关怀理论需求更多的前辈、导师们,青年学者一点一滴,踏踏实实的努力和创新,来共同推动女性文学研究的新发展!感谢来自美国、加拿大、德国、澳大利亚、日本、韩国、新加坡、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印度尼西亚、中国大陆与台港澳等国家和地区的专家学者出席论坛,期待再相会!

  对于女性,以非常单薄的生命去承载一些家历史的甚至是政治意识形态符号是沉重的。

   ——洪淑苓

  不同的政治文化语境孕育了不同的文学内容和形式,两岸四地女性写作各有侧重。

  ——王艳芳